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萬四蚊論」的謬誤與狼的醜陋(雨傘運動札記十五)


狼特首最近的「萬四蚊論」,聽得香港人個個心寒。原來在他眼中,「公民提名」很邪惡,會令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福利主義。

雨傘運動以來,狼没接受過外媒的訪問,一接受,竟講出如此石破天驚的話。到底如此論點,是怎樣推出的?

答案:它是經過語言偽術和偽邏輯練訓者,才諗得出。

首先,要assume全香港月入一萬四以下的低下階層,個個都是又自私、又貪婪、又憎人富貴的無賴,所以一旦他們有權提名特首候選人,定必會為自己搲最盡的福利,懶理庫房無錢埋單,富豪中產要抽多十倍稅。譬如,他們會要求政府每月派六千蚊、公屋租金長期半價,地鐵所有車程一律收兩蚊、老人金加到每月一萬......總之,著數會攞到盡,而特首候選人為乞討提名票,只好死死氣答應,最後社會政策嚴重向窮人傾斜,香港變成福利主義社會。

狼的偽邏輯,謬誤百出,驚嚇度十級。先不提「萬四蚊族是全港一半人口」這個基本事實的錯誤(月入萬四蚊以下人口是170幾萬,佔在職人口一半,非全港人口的一半),以及低下層是否一定無賴自私,且集中看邏輯問題。

一,按狼的邏輯,若窮人有提名權,會令香港陷入福利主義。窮人有「提名權」都如此嚴重,那麼有「投票權」,咪死得人?但人大的「袋住先」政改方案,不正是「一人一票」,窮人富人都可投票嗎?如此說來,人大框架豈不比「公民提名」更邪惡?需知道,取得提名票只需取悅小部分窮人,但取得選票卻要取悅所有窮人。依其邏輯,人大框架很危險,那我們還要不要袋住先呢?還是索性請阿爺刪去基本法附件裡「2017年特首可以由普選產生」字眼?

二,按狼的邏輯,「公民提名」,超邪惡。但追本溯源,香港人要求加入公民提名(或公民推薦)渠道,為的是讓那些難以在提委會四大界別取得足夠提名的人,也可獲參選資格,令特首普選成為「真普選」。那些有能力由四大界別拿到足夠提名的人,又何需使用此渠道?大可沿用舊法,找四大界別委員提名便成,又怎需要「巴結」窮人?

三,換句話,政策會否傾斜某個階層,投票權比提名權關鍵;不同政見人士是否有參選資格,提名權比投票權關鍵。狼卻刻意將這四件事交叉混合,令大眾聽來以是而非,居心叵測。

四,「萬四蚊論」聽起來好古怪,因為它是邏輯學上的「複合命題」,在論點裡摻雜了一些没證實的預設觀點。狼其中一個預設是:「傾斜窮人的福利主義,就是壞政策」。

政治學上,反對福利主義是右翼自由主義者的看法。它同時也是以前港英政府高官常常洗我們腦的說法。但「福利主義,是壞政策」,並非不證自明的真理。

回想當年狼參選,打正旗號幫助弱勢社群,在唐營聲勢高漲時,也靠何喜華等支持財富再分配人士力撐,才贏回一點分數;現在,狼卻打倒昨日的自己,視傾斜貧窮為罪惡。

這種行徑,已非純粹邏輯謬誤可解釋,而是涉及一個人的道德底線。

反口覆舌,見風轉舵,無所不用其極。為了留下來,他已沒有道德底線。

狼這次急轉舵,究其原因,是自己勢危了,於是事事順著主子,望動之以忠誠。京官早已言明,富豪是香港的經濟命脈,社會政策必須優待他們,讓他們繼續賺大錢,香港才能繼續「繁榮」。因此就算狼上任以來都走「民生疾苦」路線,也唯有不要臉地扭曲自己。

相比那些在阿爺要求下仍沉默是金對待「佔中」的富豪,狼的努力說話顯得特別醜陋。

一個說謊者,連圓謊也懶時,誠信便全然破產。再補鑊,說什麼「沒有經濟建樹的體育宗教界也有票」,只會越描越黑,得罪所有人。狼來了的故事,村民容忍牧童的兩次謊話後便拉倒。不知香港人還要容忍狼幾多次謊話,北京才願拉倒他?

相關報道: 紐約時報訪梁振英文章

2 則留言:

  1. 可否不要再用「阿爺」稱呼中共?香港人同中共無親,而論輩份,香港開埠百七年,中共竊國不到七十年,香港人為何要自我作賤,不斷稱中共政權為「阿爺」?

    回覆刪除
  2. 阿爺,不是你或我的阿爺,是狼的阿爺,是富豪的阿爺。請留意我只在調侃時用這詞,是一個修辭手法,非指有血縁的親人,乃指“被阿爺”的人对中央有所求丶卖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