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5日星期日

「大流行」為何難宣於口?


病毒無疆界,全球真攬抄。12日凌晨,當114個國家已出現武漢肺炎個案,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終於死死地氣宣布,疫情已是「全球大流行」(pandemic)。不過他似乎不太忿氣,用的字眼是「COVID-19 can be characterized as a pandemic」(可以算是大流行吧),而非「should be characterized as a pandemic」(應歸類為大流行),或更乾脆的「is a pandemic」(是個大流行)。

舔中共形於色、經常感謝黨的譚德塞,萬般不願吐出pandemic這個字……咦,怎麼如此眼熟,就像林鄭當初不願吐出「撤回」二字?

這個靠中共登上世衛寶座的譚德塞,可謂把「世衛」權威毁滅淨盡了。因為他根本沒將全球人類健康福祉放在首位。他關心「和諧」多於「人命」。他向世人展示,世衛如何扮演中共文宣的collaborator。

我不敢說他一定是中共傀儡,但他擺錯「priority」,卻是肯定的。一個權威國際衛生組織,本應擔當「預警者」角色;當預見公共衛生危機將至,立時吹響號角,警告全世界pandemic快來了,大家小心!但這位來自埃塞俄比亞的世衛總幹事,卻像個「政治公關」多於「公共衛生監察者」,怕公眾恐慌引致世界不和諧、經濟大停擺,多於全球醫療爆煲、生命無辜被吞噬。

他的用字遣詞總顧左右而言他。不是科學專業地預告「我們越來越接近pandemic了」,反而倒過來質疑「pandemic這個字怎可以亂用」。譬如2月24日,意大利伊朗韓國等確診病例迅速增多,世衛仍堅稱未算pandemic,因為「未見全球範圍內有不受控制的傳播」。那麼他見到什麼?「我們看到的是,世界不同地區發生的疫情正以不同方式影響著各國。」

這是在向689還是777的語言偽術致敬?

然後3月初,意大利累積確診數字破千,每日新增亦直線上升,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已看得出:病毒會以四通八達的意大利作為「跳板」,一發不可收拾地傳遍全歐洲。譚德塞卻好整以暇,只將全球風險提升至最高級別的「非常高」,仍不肯說「大流行」。幾日後意大利情況更嚴重,他繼續強辯:「除非我們相信疫情已不可控,否則怎可稱為全球大流行?」(Unless we’re convinced it’s uncontrollable, why we call it a pandemic?)

要到「完全失控」才會宣布「大流行」?這豈不徹底失去「預警」作用,變成「事後新聞報道」或「歷史記載」?(咦,怎樣又這麼像林鄭?都未見社區爆發所以不願強硬封關,但封關就是為了防止社區爆發……)

到周二(3.10)凌晨,譚德塞仍然死撐,認為疫情未達全球大流行,但威脅非常真實(very real)。與此同時還繼續當大文宣,指中國新增病例與治癒數量逐漸減少,相信這將是歷史上首個「可控的大流行」。



無時無刻不忘歌頌「祖國」,譚先生果真忠誠勇毅。不過當意大利累積確診數字突破一萬(四天內新增五千幾宗!),他終於被迫慢吞吞去拿起號角。

因一個國際組織的陷落,令各國沒提高警覺防範,其災難性的後果已經顯現。試想像世衛若2月中已提醒「pandemic迫在眉睫了」,意大利或許不用全國lockdown?美國股市或許不會一周熔斷兩次?想維穩、想和諧、想downplay疫情,世界最終被搞得一地雞毛鴨血。真要感謝黨哦。

原文連結:medium


喜歡此文章的話,請按綠色圓形「like按鈕」五次,或把連結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