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U Bike體驗記

台北市的U Bike--樣子不討好但其實設計甚佳的公共單車

巴黎、墨爾砵、北京、杭州。跟全球很多城市一樣,為了推廣低碳交通,台北市近年亦推出了單車共享計劃(Bicycle sharing system),讓民眾免費或廉價地使用單車代步。這個計劃的名字叫「You Bike微笑單車」(簡稱「U Bike」)。

今年六月到台北旅行時特意試用了U Bike,結果超乎想像的滿意,同時很羨慕台北市政府推動綠色出行的決心。

U Bike去年正式開始運作時,已在全台北設立了68個自助租車站(可以租車和還車),後來又推出首30分鐘免費騎車優惠,令她很快大行其道。走在夏日台北街頭,總會碰見好些騎著橙汁色單車的男女呼嘯於大街小巷,免去在烈日下徒步行走、滿身臭汗之苦。

雖然U Bike主要服務台北民眾,但遊客若有悠遊咭和台北手提電話號碼,也可在租車站的「kiosk自動服務機」登記成為會員,租用單車。不少U Bike站設在捷運站附近,如台大醫院、東門、公館、忠孝敦化、市政府站等都有租車站。因為首半小時免費,之後每30分鐘收取10元台幣,收費很便宜,因此U Bike在某些大站是非常搶手的。一位曾在「台北101」上班的朋友便告訴我一個有趣現象:不少信義區白領喜歡以U Bike作接駁交通工具,因此在繁忙時段,市政府站(最近「台北101」的捷運站)的U Bike總是不敷應用,而101附近三、四個「U Bike」站,則會出現泊車柱爆滿的壯觀情況,U Bike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我住在二二八公園旁,那兒正好有一個U Bike站,所以有幾次我都是踩U Bike回旅館,既省去找捷運的麻煩,又可盡覽沿路風景,享受習習涼風,其樂無窮。其實U Bike的外型和顏色絕不討好,甚至堪稱「老土」,不過親身騎過後,我卻對這台 Made in Taiwan 土產貨刮目相看。

首先是它的座墊,軟硬適中又可調較高矮(後來得知這是「勞斯萊斯級」的Velo座墊),連我這五短身材車友,騎起來也毫不費力。而且車身實淨,運行暢順,就算在陌生環境也不用擔心難以駕馭。不過要數我最喜歡的U Bike設計,則是它的隨車鎖和車頭燈。

隨車鎖是一條附在單車籃內的鎖纜。當要停下單車短暫離開時,只須由左面將鎖纜繞過前輪,插進右面鎖位,鑰匙便會跌出,鎖死輪胎。騎車者不需尋找柱型物體也可鎖車離開,非常方便。至於車頭燈,更是充滿驚喜的design:某日我騎至天色漸黑,正發愁如何繼續在伸手不見五指的路上前行時,車頭燈竟自動亮起,照亮前面黑壓壓的路!後來上網查資料才知道,車頭車尾燈的電力原來是由前輪驅動的,而且車尾燈有蓄電功能,停車後仍可持續亮30秒────絕對是照顧周到的公共單車!

人車共用路牌 
不過要一個城市的公共單車系統達到預期效益,必須有一套相應的bicycle-friendly道路設計配合才行,否則在車水馬龍的城市馬路,騎單車者根本難以立足。在這方面,我認為台北政府做得不錯。她的一大德政是:將市內部分行人路(包括大安、中正與士林區的行人路),劃為行人與自行車共用的車道(但行人優先)。

某日逛完永康街,在師範大學圖書館騎U Bike回旅館時,我發現羅斯福路一帶的人行路上,豎著不少藍色圓型的「人車共用」路牌。來自「嚴禁行人路上踩單車」之都的我,見到如此路牌時實在有點激動:「踩行人路,係可以合法架!」有生以來,第一次光明正大在行人路上踩單車,觀行人、觀風景,快哉!

雖然「人車兩用」在台北也有爭議,但讓單車「分享」一些寬闊的、流量少的行人路段,既不會阻礙行人,又可減少單車意外風險,鼓勵更多人騎車,絕對是好事。而且大安區有台大、師大等學府,正好推動年輕人過低碳生活。相較之下,香港的單車徑經常斷斷續續,不能一氣呵成,但法例又嚴禁騎車者使用行人路,令騎單車有時變成苦事!法例是死的,它會按著人們生活方式漸漸改變、更新;不知港府何時會汲取台灣經驗,開放部分行人稀少的行人路予騎單車人士,讓大家此後不用鬼鬼祟祟踩行人路,可盡情享受單車的樂趣?

當然U Bike並非十全十美。U Bike日漸流行,但也因為流行而出現「濫用」情況。一些台北民眾利用首半小時免費的「漏洞」,每半小時換一次車,「車駁車」地以U Bike作長途騎乘。我在租車站和一位大學生搭訕時,他便告訴我,他朋友都愛用U Bike「車駁車」去郊遊,因為可以省錢!幾天後,有位台灣朋友則告訴我一件U Bike「趣聞」:今年6月,有青年租用了U Bike後,連夜狂飆15小時,「攻下」全台最高海拔的公路「武嶺」(位於南投縣,海拔3275公呎),之後更將照片post上面書炫耀;營運U Bike的捷安特公司得知事件後,檢查過有關單車,發現零件耗損嚴重,要求該名青年賠償......

事件在台引起不少爭論,有人認為,U Bike放在街上的就是讓人騎的,它沒規定使用時數也沒列明可踩範圍,為何不可騎去武嶺?也有人認為,如果很多人用U Bike「踩長途」,會令其他人沒車可用。其實U Bike的宣傳單張寫明「盼以U Bike做為大眾運輸系統最後一哩的接駁工具」,青年將U Bike當作「行山車」於理不合,但U Bike公司事前沒考慮周全,也責無旁貸。

「武嶺U Bike事件」最終在交通局長宣布推出「累進收費率」而告一段落。但這事反映,要在「愛貪小便宜」的華人社會推行公眾共用單車,的確要多花心思。回看香港,雖然礙於空間有限,舊城區難以實行「單車共享」,但政府在構思新發展區時(如中環新海濱、新界東北、洪水橋等),絕對可以加入「單車共享」元素。非常期望有那麼一天,我們香港人也可擁有自己的微笑公共單車。

原文網上連結:
綠田園《稻草人》雜誌,68期,第10頁

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位置

年輕時,我們追逐「理想」。中年以後,我們尋覓「位置」。

理想總是天馬行空,頻繁變換,有時顯得不切實情。位置則經過反複琢磨,合情合理,穩打穩紥,足以成為安身立命之所。

理想很迷人,因為它讓你滿懷壯志,相信自身潛藏著的光芒將有爆發的一天。但理想又很虛幻,因為年少輕狂的你,構想的大志往往跟現實有距離。你的理想是當外科醫生,但現實是你見到血會頭暈;你的理想是當top sale屎,但現實是你每月都未達quota;你的理想是從政,但現實是你所屬政黨的第一梯隊總不退下……

理想是如此如此,現實是那般那般。亂碰亂撞、失落失望之後,人到中年,沉澱反思,理想慢慢讓位給位置。位置不一定是什麼蓋世偉業,有時它只是別人眼中微小的崗位,重要的是,這個位置適合你,令你將專長發揮得最好。

如果理想是儒式思維,位置則是道家功夫。正如《莊子》庖丁解牛故事:庖丁是宰牛大師傅,他宰牛的竅門是順著牛的筋骨縫隙運刀,所以刀用了十幾年都鋒利依然。人也一樣,當順著生命紋理向前滑行,自能游刃有餘。放下陳義過高的理想,按著自己的能力、性情、專長,選擇最適合的人生位置,代表一個人由青澀步向成熟──既有自知之明,又不妄自菲薄。

覓得位置的人,心境平和,充滿生機,早上很少賴床。因為知道每天起來,所為何事。仍未找到位置的人,不單起床欠動力,而且日漸後移的髮線、越來越膨漲的胃腩,以及走幾級樓梯都喘氣的體能,都會令他心浮氣躁。這些提示著生命由盛轉衰、越來越靠向死亡的徵兆,令他驚覺生命一天天流逝,而他卻仍無所安頓,因而不安焦躁。

我們的社會,愛稱呼這種不安焦躁為「中年危機」。面對危機,人們各出奇謀。有人選擇大吃大喝,企圖以物質享受來說服自己活得很好。有人選擇不斷出軌,企圖以魅力不凡和雄風猶在說服自己活得仍然棒。也有人辭掉廿幾年的工作去一場大旅行,或將注意力轉到下一代身上,拼命催谷他們學習......不過這些方法,都未免捉錯用神。唯有願意從過去經歷提取教訓,了解自己的能力與性情,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位置,才能真正化解中年危機,走向氣定神閒的安身立命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