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8日星期六

李文亮是「制度吹哨人」才對


武漢的李文亮醫生,最終不敵新型冠狀病毒,離開了暗黑無道的世界。他的死,令本來還勉強被壓下去的中國輿情,一下子如火山岩漿般大噴發。網民怒吼,要政府立即還那八名最先抖出疫情的醫生一個公道,撤回他們的罪名、公開向民眾道歉,還有最爆炸性的要求是:要言論自由! 據「端媒體」報道,2月7日凌晨幾個小時裡,「#我要言論自由#」這微博話題,合共有二百多萬閱讀次數,九千幾則討論。

這隱隱有著「革命前夜」的沸騰勢頭。

但李文亮其實談不上是疫情的「吹哨人」。12月30日下午,他在大學同學群組發布「確診7例SARS」,曾說「大家不要外傳」,可見他並沒有「向大眾吹哨」的打算,只是想提醒其他醫生同學要小心。他死前接受《北京青年報》訪問時也特別強調,網上他說話的截圖「存在斷章取義」。然而,他最後的含屈而死,卻使他成了「制度的吹哨人」。

因為,很多很多本來睡著或裝作睡著的大陸民眾,終於醒了、怒了。

他們終於醒覺,面對的是人禍。這場新型疫症之所以一發不可收拾,令武漢黃岡等城市的人被圍封起來集體「等死」,全因專制的政權起初拼命操控言論,禁絕任何人散播「華南海鮮市場爆疫情」的消息,令市民毫無防備,瘟疫極速擴散。如果,如果,如果這強國有言論自由,一切都會不一樣。李文亮等人不會被指「造謠」,不用簽什麼訓誡書不會被判罪,傳媒記者積極跟進揭露情況,大家早早戴口罩防避⋯⋯於是人禍可免掉,只剩下天災的部分,易辦得多。

說真話的人卻最終頂著造謠者之惡名驟逝,讓很多人終於醒覺「問題係個制度」。原來,自由民主不單是一種政治取態,有時更是性命攸關的機制。

比起吹哨指出疫情,吹哨點出專制之不可取,是更強的震撼彈。中共很快感受到全民一觸即發的躁動,立時開大水喉撲火。2月7日下午,國家監察委員會表示,經中央批准將派出調查組赴武漢,調查李文亮的有關問題。(真是神經病,他又不是被謀殺,「調查」什麼?)國家宣傳機器亦全面開動,把李框限於「揭露疫情的吹哨人」這個身份,大加頌揚,試圖轉移公眾對言論自由、國家制度的激烈討論,和偽裝和李醫生是站在同一陣線。

央視熱評便這樣寫道:「李文亮是最早一批撩起疫情魔鬼面纱的医者。他凭借专业素养和职业敏感,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初期就及时向外界发出了防护预警,被誉为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生前曾经经历的某些遭遇,正反映出我们在疫情防控和应对中的短板和不足。」。

當中共突然拼命去讚一個人,背後必有agenda。只是不知大陸民眾有多心清眼亮?又有多大勇氣起來反抗?

其實李文亮向來的政治取態是保守的。他支持中共對香港「止暴制亂」,當過「護旗手」,還說過支持「鼠王芬」的話。但我相信他在生病過程裡已有所覺悟。他在病重時,仍具名接受媒體訪問,這明顯是要為自己的不公遭遇留下紀錄,以免將來被政府抹黑歪曲。1月31日,他把「訓誡書」內容上傳社交媒體,就更是一種控訴,是在問全世界:我何罪之有?我相信,那時他是憤憤不平的,或許也隱隱預見到自己的死亡。


李文亮不是吹哨英雄,也不是維權者,他只是被上天選中,來叫醒大陸民眾的普通人。1月尾,他在病床接受財新記者訪問。記者問:「有沒想過走司法途徑要個說法?」且以他的回答收結:
「没有,司法途徑恐怕很麻煩,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煩,我很怕麻煩。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對我而言不那麼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
原文刊於medium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