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1日星期日

「講故婆」林鄭的故事新編


北京一吹哨子,建制人人各就各位,隨劇本要求「載歌載舞」;但他們演技劣拙,心清眼亮的觀眾,真是割櫈喊救命。

林鄭在8月5日三罷當日早上開的記者會,就是這新劇的「序幕」。隱形兩周的林鄭,一掃頹勢,8.5那天按著北京為她「度身訂造」的新角色,粉墨登場。角色要求不算難,不過就是演一個肆意扭曲事實、炮製新故仔的「講故婆」角色。

如何演法?很簡單。在鏡頭前,她鼓其三寸爛舌,將屬於「反送中運動」這個完整narrative裡面的其中一部分,即「包圍警署、衝擊防線、掟磗掟雜物的前線示威者」這部分,切割、抽出、鑲框,經過隆而重之的再包裝、抹去舊有叙事的痕跡,用徹底抽離於原有context方式,把它retell成一個「全新」故仔 :「一小撮人正在挑戰國家主權」的故仔。

有點閱歷的人都曉得,「故事新編」不是什麼新花招,然而對不關心政治或追求安穩的市民卻極之有效。《21世紀的21堂課》的作者Harari講得沒錯:Human think in stories rather than in facts。人往往依靠「故事」而非「事實」來思考事情,尤其那些只從官方或親建制媒體獲取片面訊息的人。

太遠的不說,1989和2019的「故事新編」,可謂大同小異,用字略有出入,但本質沒變,離不開以下模式:從「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在製造動亂」、「打、砸、搶、燒」、「極端暴力」、「有外國勢力介入」、「有幕後黑手」、「在挑戰國家主權」等等「故事字詞 pool」裡的拼圖字塊中,湊拼出一個推倒大叙事的斷章取義新故仔。

2019年「故事新編」出現時,周遭環境正好配合(前線示威者日趨激烈、催淚彈處處),加上政府壓倒性的攻勢(不斷開記招recap新故仔),確會令部分人漸漸淡忘本來的大narrative,淡忘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不撤回不搞獨立調查的政府和不作為不公正執法的警方,於不知不覺間相信了「挑戰主權」的故事。這些「忘本」的人當中,還可能有參與過反送中和平遊行的溫和人士。當陸續多「和理非」決定離隊,傘運時出現過的民意逆轉很快就會重臨……

你或許會反駁:香港資訊流通,林鄭等人演技又差,怎可能如此輕易spin倒民意?但請不要忘記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講過的話:
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俘虜,因為他們自己常在小事上說小謊,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
林鄭努力切割大narrative和包裝新故仔,就是為了炮製「彌天大謊」:把這場港人致力爭取民主自由及捍衛一國兩制的公民運動,謊稱它「已經變質」,變成了一場推翻中共政權的「顏色革命」。

明乎此,當我們嘲笑「葉劉葉國謙指示威者背後有犀利大佬」或「林鄭指暴力衝突令香港經濟比沙士更差」是亂噏廿四、荒唐至極時,請緊記亂噏的說話,在彌天大謊umbrella的庇護下,是很容易被大眾一併接收的。

林鄭有了新角色,代表中央已拍板新策略:要令越來越多人buy新故仔,懷疑激進示威者「別有用心」,使「離間計」得逞;之後無論是由香港警隊或解放軍出面,作大力度鎮壓及大規模拘捕,都出師有名了。

這幾天,網絡上不少人在爭論應否停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以免給人口實。其實喊或不喊,總是由現場人士決定的,我在現場就從來不跟喊這句口號(因我不喊意思不明確的口號),但我認為,現在再拗此問題是沒有意思和沒有看透大局:這口號因意義模糊而成為對家最便於埋手之處,但就算這句slogan沒出現,林鄭一樣可用其他東西誣陷前線示威群體(單是國旗落海或塗黑國徽,已好使好用)。

我想,現在要思考的,應該是策略層次的問題:當對家已轉守為攻時,我們是應該「be water」轉攻為守?還是硬碰硬,繼續跌入「新劇本」為我們寫好的角色之中?

原文刊於medium

喜歡此文章的話,請按下面綠色圓形「like按鈕」五次,或把連結分享給朋友。你的手指運動,將變成真金白銀稿酬,支持我繼續創作,謝謝!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