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4日星期三

8.12這天,流言與恐懼包圍著我們

步行到機場
昨日(8.12)的塞爆機場行動,有人覺得十分成功,因為機場真的癱瘓了半天:自下午四時左右,所有未做登機手續的班機停飛,外來班機也陸續取消。不過我在現場感受最深的,卻是「流言滿天飛」導致的混亂和不安。

昨日,似乎四十歲以上港人對「中共血腥鎮壓」的恐懼都浮出來了,很多不在現場的人,輕易便相信了一些不知來源、但言之鑿鑿的內部「清場」預告,使得明明身在現場、理性地判斷至少晚上七時前都不可能「清場」的我,也覺得好像大難要臨頭了。

我同意「小心駛得萬年船」,但如果太容易被不合情理的恐懼擊沉、自動潰散的話,以後集會對家就會靠這一點來牽制我們,力量難以壯大了。

昨午大約四時半到達機場。(因馬路大塞車,所以我是在國泰城下車,步行前往的。)由那條熟悉的大斜路行上接機大堂時,卻發現必須費力地「逆流而上」,因為潮水般的黑衣人正湧下來準備離開。

當時不明所以,事後才知悉:坊間盛傳「六時會開催淚彈清場」,所以經過一些人士勸籲後,大部分早到的黑衣人正陸續撤退。

很多人走,卻也有很多人來。一番努力後,我終於進到大堂。坐下後想用手機看看最新情,可是完全無法連上網(4G和機場wifi都連不上)。 事後得知,「機場網絡被切斷了」是昨日廣泛散播的流言之一。不錯,這傳聞如果是真,的確是一個高危訊號,因為人們是走是留都靠網絡訊息作判斷,網絡若被切,便很可能是警方有所行動的前奏。

我相信有不少人因這傳聞而感到「山雨欲來」、「真要鎮壓了」。但其實大型集會時,經常都會出現無法連網/打電話的overload情況,昨日機場也是如此。我可以如此肯定,是因為大約五時我終於在女廁成功上網(用4G),證明大堂真的是overload,「機場網絡被切斷」是流言。 連上網後,手機彈出大量朋友發來的「警告離開」訊息。大部分都言之鑿鑿說「六時開催淚彈清場」是百分百真的,因消息來源是機場內部人士。還有個訊息說:「赤鱲角往東涌的橋樑將會被封,機場很大機會出現大規模清場行動」。

我知道朋友都是關心我安危才轉發這些訊息,但身在現場的我,根據所見所聞,卻覺得它們比較像是有人刻意散布、以期「嚇走」黑衣人的「扮真消息」。

首先,在大約五時,我所見的接機大堂「航班到達水牌」,根本沒有顯示大量班機delay或取消的訊息。
1645接機大堂的航班顯示牌
當時離港班機已全停(除了已check in航班),但仍在天空上的飛機,總要降落罷?我的想法很簡單:只要機場仍有一定數量的抵港旅客,警方是不可能在機場射催淚彈或開真槍的;同理,只要機場仍有抵港旅客,也不可能封鎖機場交通。

港府還未發癲到向旅客掃射,一定只有在徹底「清走」旅客,留在機場的人才會真正危險(旅客是黑衣人的「護身符」)。而據現場所見,直至18:15我離開機場時,大堂仍陸續有旅客到埗,的士站是長長人龍(幾乎全是旅客),巴士站那邊更是水泄不通(旅客和黑衣人都有)。此時進機場的路極擠塞,這些旅客至少要一小時後才可全部乘車離開,所以我當時評估,七時前根本不可能清場。這是個非常合理的推論吧?但不在現場的朋友恐怕沒幾個take me seriously。大家都寧願信「內部消息」。

「內部」好像很可信,但誰又知道,警方/港府是否已看準我們弱點,有心借「內部」之口發出恐嚇性訊息?我真的擔心,未來對家會大量利用這樣的「內部訊息」,發出種種嚇人消息,於是不費一兵一卒就令集會瓦解。
離開機場大樓後,我隨黑衣大隊徒步往東涌。最初決定徒步,是因為誤以為沒巴士,後來則覺得徒步遊行也很不錯。

昨日機場的交通資訊真是非常混亂。到底有車沒車,有沒有機鐵,在大堂根本搞不清楚。但我有點懷疑這「混亂」是機管局有份造成的,因我親身經歷了被機場職員「老點」的「panic時刻」。

17:35,我在機鐵月台附近觀察情況。月台前,台階黑壓壓是人,我的四周,是滔滔流動的黑衣,如潮水湧向出口。一幅典型的「走難」畫面。我所站的位置,看不到機鐵是否有車到站,但一位負責疏導人流的黑衣女士在旁邊不斷高呼:「機鐵已停,大家可跟大隊徒步出東涌!」於是我在臉書記下(該位置有4G訊號):「1742,機鐵已停,部分人步行去東涌,巴士情況未清楚。」其間又一度傳出機鐵未停的消息,但到底是停還是沒停仍然非常混亂。

不想擠上月台查證,我決定到室外走一圈。向的士站出口走去、途經機場詢問處時,我問一位看來是職員的女孩最新交通情況如何。她答:「機鐵仍然通車,巴士已停!」原來如此!我再在臉書記下:「更正:機鐵未停,巴士全停。」如果沒有巴士,便得快點離開。這時我決定徒步去東涌。

17:48攝於往的士站出口。我就是向圖中職員查詢交通情況。
但五分鐘後,當我來到巴士站時,才發現「巴士已停」的資訊根本是假的。眼前,有很多巴士,和很多等巴士的人。巴士應該一直都沒停過。其實仔細想想,還有這麼多旅客滯留,怎可能停開巴士?來機場的路很擠塞,但機場出去市區的巴士並有沒有停駛。

這時我再在臉書記下:「有巴士,但人很多。」

前後十五分鐘,我在臉書記下三個截然矛盾的交通訊息。

連身在機場的人,也沒法掌握真實資訊。

我突然明白兵荒馬亂是什麼模樣。

然而,機場職員為何要告訴我巴士已停?是否有心「嚇」大家離開?還是她收錯料?我不得而知,但未來若再參加機場集會活動,我一定會對職員的話有所保留。

向東涌進發
無論如何,我慶幸選了徒步,和數以萬計黑衣同路人一起「走難百萬行」。相信昨天很多人跟我一樣,是破題兒第一次,由機場徒步至東涌。原來路途一點不遠,只需要四十分鐘。


馬路上沙塵滾滾,但內心少有的寧靜,因為身後緩緩落下的夕陽,把天邊映成一片橙黃,美不勝收。我不知道這場運動會走向怎樣的結局,但看著長長如黑河的人潮,我覺得,我們至少做了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未來的事。

原文刊於medium

喜歡此文章的話,請按下面綠色圓形「like按鈕」五次,或把連結分享給朋友。你的手指運動,將變成真金白銀稿酬,支持我繼續創作,謝謝!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