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9日星期五

拘泥於文字的容器


(本文原刊於毫末書社專頁)

 昨天,跟一眾小型出版社接受媒體訪問。席間有人提到,紙本書只是一種載體(medium),做出版的人,不應拘泥於文字的「容器」。

這是近年頗流行的對紙本書未來之看法。不過毫末不太認同。

就如毫末總編最愛引用的McLuhan名言:「媒介就是訊息」(medium is the message),載體從來不是中立的,它不是單純的container,而是鑄造思維和生活模式之物。毫末重視紙本書,除了因為習慣紙本觸感,更因讀紙本時的「專注於一」是這個世代非常難得的生命狀態。

以前人們認為和紙本書「爭客仔」的是電子書,今天我們都曉得,不斷跳躍、東張西望的「網絡式閱讀」才是令紙本書衰落之因。我們每天用大量時間「轆」手機,這個載體,是「跳躍」、「遊走」、「斷裂」的,這些特徵因此也成了人們普遍的生命狀態。

因為愛紙本以及它所代表的生命狀態,毫末認為,必須加倍拘泥於文字的「容器」才行!而且,毫末書社相信,紙本是不會死的。它那緩解生命斷裂感的特質,甚至足以令它成為下個世代人的追捧對象。

這些關於紙本書的想法,在總編腦袋發酵好一段時日,某天,她的腦際終於爆出做下一本書的靈感:既然愛書,何不來一本「書話」集?由是,她又進入精力充沛的工作狀態......

喜歡,源於理解。想知道更多紙本書製作的過程?不妨讀讀默泉近來寫的文章〈Kindle與泥鰍書〉,了解書籍裝訂二三事。

歡迎追蹤我的Medium專頁:https://medium.com/@anitayeung2009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