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5日星期三

吃飯問題


Food image created by Xb100 — Freepik.com
近月在某專上學院當兼職導師,教一個學期的「批判思考」課。起初以為,每周教十二小時課(包括lecture和tutorial)會是相當理想的工作安排:一周只需到校兩天,早上教兩小時大課,午膳後教四節導修課,其餘三天便可留給自己,處理出版社雜務和寫點文章。

然而,現實與理想總有落差。

雖然的確是「一周到校兩天,教十二小時課」,但萬料不到的是,負責編排時間表的職員,竟然以機械式平均切割法「2/2/2」來處理我的時間表;換言之,每上兩小時課,他便替我插進一小時的小休。這樣子「分拆」休息時間,驟眼看是「善待」老師(不用連續講四小時課),實情卻是折磨:扣除學生問功課、等候升降機、上洗手間等瑣碎事務,一小時的休息時間根本所餘無多(通常只剩四十分鐘),而我卻必須在這短促的空檔完成午餐,擦淨嘴巴後還得準備好下堂課的筆記。

如果學校有像樣的餐廳,四十分鐘內吃頓飯也尚可接受(畢竟香港人吃飯就是快),但教學大樓裡卻只有一間窩囊的Pacific Coffee,不太遠的宿舍另有一間頽canteen,但要在同學堆中吃飯又不太方便。「四十分鐘內吃完飯」要能可行,唯有自行帶午餐回校了。

每想到,由學校只需步行十五分鐘便是食肆林立的小區,我卻因小休被「分拆」處理,而只能在飄蕩著碳粉氣味的房間裡啃三文治或微波便當時,便深覺自己是「非人性化」學校行政的犧牲品。如果那位編排時間表的職員能將心比己,怎可能排出如此不人道的午膳時間?我是一個需要休息的人,而非可以隨意擠壓、以遷就課室和學生空檔的教學機器呀。

世事就是如此,小失誤,可致大惡果。時間表的小小失誤安排,導致我每周兩天從早到晚無法步出教學大樓,頗有「被囚」之感。「吃飯問題」本來簡單,處理不好,卻是可以影響全日精神狀態的。幸好這只是第一個學期的時間表,若長遠如此,實無法忍受。下回若再有機會教課,定必預早要求兩小時午膳時間,否則本來愉快的工作,也可變得很煎熬。

2 則留言:

  1. 官僚機器的平庸之惡,連鎖效應之後的效果,有時大到您唔信。但他又是按章辦事,你沒法子撼動個制度,來遷就你一個人。

    回覆刪除
  2. 是,在龐大的行政官僚體系前,很多安排都只能被動接受。習慣了事事自主的freelancer,實難忍受這種死板和規範化的工作方式。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