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小王子的狐狸和英雄朋友(二)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in cockpit of Lockheed F-5B
上一篇:〈小王子的狐狸和英雄朋友(一)〉

1926年,聖艾修伯里開始在法國Latécoère民航公司擔任郵件飛行員,負責法國南部至西非塞内加爾航線。那時候駕駛飛機是極危險的工作,因引擎常會毫無徵兆失靈,死亡近在咫尺。聖艾修伯里便曾多次在撒哈拉沙漠急降,面對死亡,也面對蒼茫大地。

他在《風沙星辰》的「The Plane and the Planet」章節裡,寫到某次降落在撒哈拉渺無人煙的沙漠台地,文字如詩般美:
I was the first to let that dust made of shells stream from one hand to another like a  precious gold. The first to disturb that silence...I was the first evidence of life, like a seed brought by the winds.(1995企鵝版英譯本,譯者 William Rees)
我是世上第一個,將此地的細沙從一隻手流瀉到另一隻手的人,宛若流瀉著珍貴的金子。我是第一個打破寂靜者。......我是這裡最初始的生命徵兆,像風帶來的一粒種子。 
(然而此優美段落,在Galantiere的舊英譯本及台灣萬象的中譯本,皆不見影踪。相信應是作者在終極版本才加入的文字。)
《風沙星辰》的兩個英譯本,右為1995年的William Rees譯本。
 那沙漠高地一片純白,乃是大自然經年累月地打磨貝殼岩層造成的。在此純白世界裡,作者卻發現了一粒拳頭大的、黑色淚滴狀石頭。這存在於世上不知幾千年的從天空降下的小隕石,深深觸動著聖艾修伯里的心,因為它在此高地裡躺了不知多少歲月,此刻才終被第一個人類感知得到。聖艾修伯里之後在附近又找到不少黑色隕石。這高地,就像星星的收集儀(starry rain gauge)般,收集了不同時候掉下來的黑色小星屑。

文章最後一句,Rees的英譯極其迷人:「But the most wondrous thing was that there on the planet's curved back, between that magnetic sheet and those starts, stood a human consciousness in which that rain could find reflection as in a mirror.」我試譯如下:
最奇妙的事情是,於這地球弧形的背上,在此磁性地表和天上星群之間,竟挺立著一人類意識。那些隕石如雨墜落時的情境,皆映照於此意識之中,就如被鏡子映照一般。
我非專業譯者,但相信也比以下台灣萬象版的譯文好:「最最奇妙的是:在這行星的圓形山脊上,在這塊有磁力的土地和那些星星之間,人類的知覺呈現了,好像呈現在一面能使雨反射的鏡子裡。」譯者似乎沒有搞懂作者所講的「人類的知覺」,其實是指他自己。至於「使雨反射的鏡子」這樣的文字,實在是怪誕、難明和不通順到極點吧?

真的,要摧毀一本偉大作品,一個譯者已足夠。(之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