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上帝的石頭


Michelangelo, The Creation of Adam
(上一篇:〈無因之因〉)

1.

古往今來,任何關於創世的理論,若涉及「善良」的「創世者」,便必然會面對「惡為何存在?」的反詰。

一個「全知、全能、全善」的「創世者」尤其令人不解:他既然全知,理應在創造宇宙萬物之前,已曉得一切的發展、變化和終局。他既然全知又全善,則為何忍心世界在發展的過程裡充滿天災、人禍、仇恨、殺戮,使他創造的蒼生飽受痛苦折磨?況且,他還是全能的,他設計的宇宙藍圖應該是最好的......

基督教神學家很早已發現他們必須解決「the problem of evil」,否則信仰無從說起。生於公元354年的奧古斯丁(Augustine)是早期認真思索「惡」的神學家,他尤其關心人類作的「惡」。奧古斯丁給的答案屬典型的「free will defense」模式:因為上帝賜給人類自由意志,人類卻沒好好使用,才導致「惡」的出現。

我們可以將奧古斯丁的論點加以引伸:全善的創世者,其實早知世界會變成如今這般糟糕(他是全知的,一定料到人類會誤用自由),但因為他相信再糟糕的世界,都勝於人類全沒抉擇能力、像機械人分毫不差地依照預設「程式」行動的世界(他是全善的,一定會選出最好的宇宙設定),所以權衡輕重後,他還是決定保留人類的「自由」,同時附送「惡」── 一個不太討人喜愛的「贈品」。

雖然進化論早已指出人不是被創造出來,而是進化而來的,但這跟「free will defense」的觀點並不抵觸,因神學家仍可假設,由猿進化成人,乃上帝預早的安排,〈創世紀〉寫六日造世,只是文學象徵手法。

但奧古斯丁的解答,對現代人來說仍是非常欠說服力,因為如今世上的「惡」,比奧古斯丁所能想像的要多得多,甚至瀕臨失控地步:兩次世界大戰、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猶太滅絕屠殺、日軍的南京大屠殺、中國的十年文革、兩伊戰爭、八九民運、九一一世貿恐襲、巴黎連環恐襲、伊斯蘭國勢力急速擴張、歐洲難民流離失所......試問一個「全善」的創世者,怎可能同意這麼多「惡」皆是必需的?眼前的世界,怎可能是最好的設定?難道我們都要接受Richard Swinburne一類宗教哲學家的說法:「If my suffering is the means by which the creator can give you that choice, I too am in this respect fortunate(如果我的痛苦能成就你的自由抉擇,我很幸運)」?

「惡」在蓬勃滋長,令「全善創世者」的想法顯得荒謬可笑。我便寧願相信科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的宇宙創生假設:宇宙之初,只是一個點(稱為「奇點」,也是時間的起點)。這個非常熱和密度無限的點,因某些原因開始膨脹,於是星系漸漸形成,它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但宇宙不會無限膨脹,去到某個階段,她會開始收縮,星系之間的距離亦越縮越細,最後,宇宙變回一個點,然後再膨脹.......

宇宙重複地漲大縮細再漲大縮細......宇宙若有「創造者」,他肯定不是善類;創造於他,只是過癮好玩而已。

2.

「全知、全能、全善的創世者」無法解釋世界的「惡」為何存在,那麼「全知、全能,但不太善良的創世者」會較好?但單單是「全能」這個概念其實已內含邏輯矛盾。譬如我們應如何回答:「上帝能否造出一塊自己無法舉起的石頭?」

「石頭問題」是個全能悖論(omnipotence paradox)。「全能者」若不能造出該石頭,代表他並非「全能」;「全能者」若能造出該石頭,但因為他不能舉起石頭,因此他並非「全能」。換句話,無論造不造得出那塊石頭,他都不可能是「全能」的。

「石頭問題」是最常被引用的全能悖論例句,但我們亦可以將問題換上不同內容,而不改其矛盾本質,譬如我們可以問:「全能者能否造出一件他吃不完的芝士蛋糕?」、「全能者能否造出一座他無法摧毁的大廈?」、「全能者能否造出一條他無法跨越的水溝?」、「全能者能否造出一本他自己看不懂的書?」等等。

所有這些問句,都暗含了兩個相互矛盾的項目:「X能做所有事」(全能)和「X有做不到的事」(舉不起石頭)。假如X是受邏輯規限的生命體,他肯定不能同時符合此兩項目,因為它們邏輯上矛盾。但若X不是普通人,而是上帝,他仍受邏輯律限制嗎?「全能」是否包括邏輯上不可能的行為?

小時候我們都聽說過「自相矛盾」的成語故事。故事中的小商販聲稱「我的矛無堅不摧」,同時又說「我的盾可擋萬物」,好事者於是問:「假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有何後果?」我們知道,後果一定是其中一方會被摧毀,因為「無堅不摧」和「可擋萬物」不可能同時為真,小商販的「商品說明」純屬吹噓。但上帝呢?他是否能超越邏輯,在邏輯之外?

這等於問:如果宇宙真有「創造者」,他除了創造天地萬物,是否還創造了自然定律、數學定律、邏輯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他應該不受邏輯律限制?但人類一直視邏輯律為永恒真理之一,創造者怎可能在「真理」之外?如果真有「創造者」,在他世界裡,2+2還是否等於4?三角形的三隻內角,還是否等於180度?

關於「全能」的討論,似乎不比「全善」問題更易處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