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人生,是場修練


Vincent Van Gogh, "Wheatfield with Crows", 1890
1.
半年裡超過二十名學生輕生,政府的反應是:成立專責委員會、分析自殺成因、加強宣傳珍惜生命等等;社會的反應是:敦促媒體不要再大肆報道個別自殺事件,以免出現連鎖效應。

面對年輕人自殺,成年世界的回應總是充滿忌諱。譬如我們很少會坦誠的跟青年人說:「其實我們也年輕過,也曾有過輕生的念頭」。我們也絕少主動跟年輕人認真討論:「生是否一定可戀?尋死是否一個選擇?」我們很害怕也不懂得該如何跟年輕學子談論死。我們尤其擔心,說得太多會令他們思想變得負面,產生難以逆料的後果.....大部分的成年人於是三緘其口,只抬出一堆堆諺語格言(螻蟻尚且偷生、留下比離開更難之類),和努力宣講正面積極訊息。但避而不談真是最好方法?

年輕人熱血衝動,卻非欠缺思考能力(情緒病患者另當別論)。總認為,真誠地和他們討論,說出我們也曾有過的思想掙扎,和掙扎之後得出的想法,應該比閃爍其詞、故作正面要好。

所以,且容許我負面一點,直接一點,談談對人生困境和自尋短見的看法。

2.
除非你是個絕頂好運的人,否則人生難免煩惱痛苦多。尤其今時今日的香港,激烈的考試競爭、節節上升的生活指數、專跟人民作對的當權者......全部都令人笑唔出。我不會安慰你說,人生一定會否極泰來,痛苦之後必可收獲甜美果實。就像托爾斯泰所講:「世上的幸福大抵只有一種,但不幸卻有千百種。」

但當你感到路很難走,想一了百了時,我提議你不妨想像人生是一場電腦遊戲。

當打機時遇到很難過的關,你會心煩氣悶,但絕少會自行拔掉插頭,讓這局game就此煙消雲散。無論打得幾差,半途放棄的念頭就是不會浮現。何解?我想是因為打機者都有一個宏大的vision。他們明瞭,每一局game其實都是一次「修練」。他們在乎的不是當刻的順逆,而是希望通過一局接一局的鍛鍊,累積更多經驗與實力,這樣最後才有打爆機的一天。

我不是打機迷,但我越來越相信,人生,其實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修練」。

打機者不知何時有打爆機的一天,但他們總是全情投入,因為他們能感受到「修練」過程中的美好與充實。那種第二天總比第一天更有經驗和技巧、更明白自己優缺點、更擅於操控手制的感覺,很棒。

人生不也一樣?困境令人心煩,但當跨過一局又一局難關,驀然回首,會發現自己在各方面都成熟了,無論處理問題或安身立命的能力,都進步了。那種感覺,也很棒。就如希臘先哲亞里士多德的名言:「to do the right thing to the right person, to the right extent, at the right time, with the right motive, and in the right way」隨著歲月推移,達至游刃有餘的境界,是種美好。

當然,不同人對人生目標想法不一。有人恨發達,有人想改變社會,有人但願無風無浪,有人希望發揮所長。無人可保證你有達到目標的一天,so what?也無人可保證你有打爆機的一天呀,咁你仲打機?看通這一點,不死盯著目前一刻的痛苦,視人生為一場有延續性的「修練」,活著,其實好好玩。同意嗎?

2 則留言:

  1. 我覺得活著是一種忍耐,正如余華說的,活著就是為了活著,堅持活著,平靜面對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是一種選擇,一種忍耐,把自己變得好小,看得很低,騰出更大的空間去讓自己更能看清自己,命運苦難可能改變不了,但在苦難中保持有活著的意志,是唯一不敗于命運,不讓命運剝奪的東西吧。

    回覆刪除
  2. 謝謝留言。「在苦難中保持有活著的意志,是唯一不敗于命運,不讓命運剝奪的東西」,我的想法也大致相同。如果世上真有宿命這回事,人的最強武器就是意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