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星期六

欠缺

豐子愷〈人散後,一彎新月天如水〉
上一篇:〈比較

「比較」生起「欠缺」,「欠缺」導致「欲望」。

我們彷彿帶著兩副眼鏡生活:一副是放大鏡,專用來看別人所擁有的;一副是柔焦鏡,專用來淡化自身所擁有的。不平衡的觀察方式,使人對「欠缺」總是份外留神,對「擁有」卻麻木無感。

別人的幸福,看來光彩奪目;自家的幸福,不值一哂。兩副眼鏡,一加一減,扭曲影像;人卻茫然不覺,陷進無必要的失落。

仔細觀察,我們無限放大的「欠缺」,很多其實都是「偽欠缺」。你的衣櫥明明有好幾件保暖又好看的大衣,但當旁人都穿起新衣,你便覺得尚「欠」今季最流行的顏色與風格。你的手機明明去年才添置,但當人人都在述說最新型號的優點,你便覺得尚「欠」容量足放下千個應用程式的新機。在小公司裡工作明明給你極大滿足感和學習機會,但當朋友都進了國際機構,你便覺得尚「欠」一份更有身份地位的工作。然則,你需要每年換新大衣嗎?你需要那麼多應用程式嗎?你需要大樹好遮蔭嗎?

關於「偽欠缺」,當代哲學家Peter Singer舉過一個甚有「味道」的例子:想像某個時代某個地方,居住著一群人,他們對於人的汗味並不特別在意。某天,有科學家發明了一種可克制汗腺分泌的藥物。因為素來對汗味不反感,人們最初對止汗藥並無興趣。不甘心的發明家於是想到一個辦法:以舖天蓋地的廣告宣傳,散播「汗臭令別人很困擾」訊息。宣傳推出後,止汗藥迅即由滯銷變成暢銷,發明家發了大財。

本來尋常不過、毫不惹起注目的汗味,當有心人刻意將之和市井、低俗掛勾,使「出汗」由「正常生理分泌」變成一種必須去除的缺憾時,「我想止汗」的「偽欲望」於焉誕生。

故事看來面善?皆因我們正活在「偽欠缺」年代,天天被類似的「偽欲望」洗腦,稍不留神便會照單全收。我不敢說止汗劑未成為流行商品前,人們對汗臭的想法是否真和Peter Singer說的一樣(毫不在意),可以肯定的是,今人視為indecent之物,很多都是媒體與廣告長年累月植進我們腦海的「偽欠缺」觀念。例子不勝枚舉:女子腋下與大腿出現體毛是indecent的(體毛只是長在皮膚上的毛,但激光脫毛店誓要你視露毛為「優雅」的欠缺)、情人節不向女伴送花送禮共晋浪漫晚餐是indecent(愛本來不可量化,但花店與餐廳誓要你視不慶祝情人節為「愛意」的欠缺)、身為中產卻沒車沒樓是indecent(中產應該是種心境和修為,但車行和地產商誓要你視沒車沒樓為「尊嚴」的欠缺)、老來退休但沒有幾百萬積蓄,更是indecent(人求的不過三餐一宿,但保險和基金公司誓要你視不買退休保險為「安享晚年」的欠缺)......

媒體和廣告是製造「偽欠缺」的大本營,每天激發各式「偽欲望」,不過還得有專家學者配合,才滴水不漏。經濟學家便經常聲稱,越多欲望得到滿足,代表越多交易成交了,而越多交易成交了,則是社會富裕、人們快樂的象徵──雖然他們從不關心那些被填滿的「欠缺」與「欲望」,到底是真是偽。

回想遠古時代,原始人要處理無盡困境:食不裹腹、受傷生病、雨雪酷暑、猛獸來襲......他們必須對「欠缺」特別敏感,才能存活下來。但我們卻是活在物質豐饒、資源過剩的廿一世紀。按道理,我們更應放大「擁有」,克制過度的消費和無止盡的野心。可惜,這時代從不提醒人擁有什麼美好。

馬克思的金石良言:社會的意識形態,由擁有生產工具與手段的階級所決定。商人和資本家,靜悄無聲地將「欠缺」塑造成首要關注,將「欲望的滿足」塑造成人生的至樂。如何抗衡?時刻認清「欠缺」本質,和經常調換兩副眼鏡罷。

下一篇:〈人生市場學

2 則留言:

  1. 你好,默泉。很喜歡這篇文章,請問可以在本人的FB上轉載(貼上此文的連結)嗎?

    回覆刪除
  2. 青月,你好!謝謝留言,也歡迎轉貼連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