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孩童之問


豐子愷,「研究」。


世上最強的哲學家,是小孩子,因為他們深諳發問的藝術。他們總是在問「點解」,而不是如成年人般,只問「點樣」。譬如孩子會問:「點解人會死?」大人則問:「點樣先可以遲啲死?」

「點解」是一種求索的精神。就像看見洋蔥便想剝開它層層的外皮,看看藏在核心的是什麼,問「點解」者,恒常展露一股狠勁和傻氣,亦不介意最終發現洋蔥內其實什麼也沒有,因為「點解」非為實質回報而問,他只是對未知充滿好奇,必須以發問來回應這個世界。正如某女歌星看見魔法後,情不自禁的呼叫「點解嘅?點解會咁嘅?」,孩子問「點解」,其頻繁程度有時令人生厭,但正是這些「點解」,提醒著孩子旁邊的成年人,自己變得多麻木。

至於「點樣」,則是一種淺薄的世俗精神。只愛問「點樣」的人,往往對世界採取「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心態,除了自身福祉,其他一概不理不問。「點樣可以快啲升職?」「點樣可以買到樓?」「點樣可以四十歲退休?」他將自己的事情看到如宇宙般大,而宇宙的事,於他卻只是一粒豆般不痛不癢。好奇心丟失了,剩下的是務實。臉上沒有皺紋,人卻那麼蒼老。

問「點解」的孩子,若不斷得到鼓勵,將來準會成為大科學家、哲學家、工程師、學者之類,可惜孩童對哲理的追求,通常很快被成年人的冷漠磨平。「點解夜晚要瞓覺?」「點解要返學?」「點解唔可以日日飲可樂?」「點解天空見唔到星星?」「點解動物園的獅子咁無精神?」「點解貓狗唔駛搵錢,但爸爸媽媽要?」每一條問題,其實都是人類的大哉問。然而太宏大的問題,父母不懂回答,甚至覺得難為情,於是用最貶損孩子信心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講你都唔會明。」「大個你就明。」「唔好成日問埋啲無謂嘢。測驗温好未?」「無得解!」

漸漸,孩子學懂了發問的「禮儀」:「點解」是問不得的「無謂嘢」,想要成為乖巧討喜的孩子?最好閉起嘴巴,將對世界的疑惑都和著口水悄悄吞下......所謂成長,或許就是對「點解」的忘卻。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