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1日星期日

點捨得走?


生活總是苦多樂少,民主總是遙不可及,為何還值得在此小島活下去?因為世事總有意外,投票也會甩轆,最悲壯的推倒「袋一世」方案,可變成最瘋狂的「笑一世」建制派鬧劇;咁好玩、咁變幻的香港人間世,點捨得走?

這幾天看著建制派愴惶到中聯辦請罪,又輪流表演流淚show,憂心被貶、被廢,真情盡露,就算最忠實的建制粉絲,相信也已如夢初醒:所謂建制派議員,原來怕中央嬲,多過怕選民嬲;身份認同是「獨裁政權奴才」,多於「港人的議事代表」。選民大徹大悟,下一步就是票債票償。下屆選舉,那些跟大隊離場沒投票的,肯定被新愛國者田大少撬去大量票源。(周六聽音樂會,但見風騷的田大少笑瞇瞇滿場飛,見證人逢喜事精神爽。)

本來毫無懸念的政改投票日,變成建制自掘墳墓時,金像編劇也想不出的爆笑橋段和過癮結局,連大台重播的星爺陳年劇也望塵莫及,如此香港,點捨得走?

不過最大快人心的還是一場「蝦碌」投票,將建制派表面的團結瓦解淨盡,裡面的勾心鬥角通通現形:經民聯與自由黨本就不和,這次經民聯為了「等埋發叔」拉大隊離場,自由黨視若無睹,從此肯定牙齒印更深;葉劉想靠攏傳統左派,以為視葉國謙為「黨鞭」有著數,不料首次跟大隊就「中伏」,從此肯定恨透民建聯;民建聯恃著自己人多勢眾(十三個議員),親建制各路人馬定必乖乖跟從,誰知連友好的工聯會嫻姐也不賣帳,不動如山繼續投票,從此肯定暗暗嬲爆工聯會......路遙知馬力,一票見人心,看著建制派各人互相推諉責任,醜態百出,我又點捨得走?

618甩轆瘋狂喜劇,其振奮人心的力度,絕對媲美去年某天,獅子山上明晃晃的真普選banner。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