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室內的脫光光,到戶外的脫光光


有一種病,叫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出現奇怪的心理變異,明明看見犯事者做壞事,卻反過來同情他們,為他們說好話。

最近我在想,很多香港人其實患了變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當看見自己年老的父母在光天化日下被脫光光等洗澡,患者不像正常人般,第一時間憤慨萬分,痛斥老人院員工將他們的家人當作流水線上的貨物,尊嚴盡失;他們反而同情起員工來,「唉,無法啦,人手不足。佢哋都好慘架,做到無停手,又要日日對住啲老嘢......」而當老人院被釘牌,患者不像正常人般,感謝傳媒發聲,揭出私院長期服務差劣政府卻視若無睹,反而抱怨媒體的報道令他們要額外花時間為家人找新院舍。

其實三十幾歲以上的香港人,誰沒見識過香港的老人院?充斥著老人味和臭味的空氣、比辦公室環境更無私隱的partition、只放得下一床一桌一家人的仄逼空間、在浴室脫光光一個個排隊等沖涼......是如此的不人道,但大部分人總是斯德哥爾摩上身,沒有看出此中的荒唐,卻反過來同情經營老人院者,「要交貴租,又成日請唔到人,做老人院都無乜錢賺架。」尊嚴人道什麼的,不曾是關心的事,我們更在乎院長細細聲的保證:「放心,我可以幫你申請綜援加尿片費,cover到八成住院費......」

當很多人自願當上斯德哥爾摩患者,放棄守著尊嚴關卡,結果就是不人道的變本加厲:由室內的脫光光,變成戶外的脫光光。我們像溫度不斷上升的水裡的青蛙,失去正確判斷的能力,無法察覺水已經滾到能把我們煮熟的地步。

而你懂的,溫水煮蛙,說的當然不只是老人院的事。回歸以來關於政改的討論,何嘗不是另一種的「溫水煮蛙」,另一種的「由室內脫光光變成戶外脫光光」?從最初由千二人選委會選出特首開始,我們其實已墮入「室內脫光光」的圈套。我們沒有看出此中的荒唐,反而接受了對方的「民主必須循序漸進」說詞。來到831,情況變本加厲。「室內脫光光」,被推至「戶外脫光光」的境地。而一些人繼續看不出此中的荒唐。他們對「戶外脫光光」毫不反感、反而認為「戶外脫光光」也稱得上是「真普選」。他們病入膏肓,卻反認為其他人是病人。如是這般,香港繼續向更激的「脫光光」進發......

水溫快到一百度了。當我們跌入比「戶外脫光光」更沒尊嚴的地步,就是一國兩制玩完之時,就是小島變成just another Chinese city之時。活在如此香港,能不悲乎?

1 則留言:

  1. 很多人自願當上斯德哥爾摩患者, 將假普選當成真普選, 責罵堅持真普選的市民為激進固執, 對於帶頭推動假普選的高官林鄭月訛毫不反感, 許多青蛙已被煮熟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