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

跟大隊(及佔中)


遇到要表態時,香港人很喜歡說:「我跟大隊!」

最近,我也對「跟大隊」現象有切身體會,並頗感慨。

早幾天,跟團到大陸旅行。因旅行社和導遊的安排極為失當,我們部分團友想發起不給小費行動。不少團友心裡其實也很不滿,但卻不願意在其他人未表態前走出來做少數的抗爭者,因此當問他們的取態時,他們便說:「我跟大隊!」

這是個很令人生氣的回答。而且,它還是「自我推翻」(self-defeating)的一種倫理選擇。試想像:若人人都說他「跟大隊」的話,那麼該條「大隊」又怎會出現?(個個都在等別人做阿頭阿二阿三阿四......)沒有「大隊」,也就沒可能「跟大隊」了。因此若人人都說「跟大隊」,結果是:抗爭行動只能不了了之,由吵嚷歸於平靜。

哲學家康德講過,一個行為,當人人跟著做而會出現「自我推翻」情況的話,則這個行為是不道德或不應該做的。康德舉的例子是說謊。他指出,我們不應該對他人說謊,因為若人人都不對別人說真話,那麼所有人根本不會再相信他人的說話,整個溝通系統破產,因此其結果是:任何想用說話騙人的行為已不再可能。

若果我們跟康德一樣,相信一個行為必須是「我欲他人欲之」才算道德的話,那麼「跟大隊」和「講大話」,同樣是不道德、不對的行為。

不禁想起近來關於「佔中運動」的討論。不少人在想:「我其實很支持爭取普選運動的,但這事始終有點違法意味......佔中行動肯定會越來越壯大,到時我才跟大隊支持他們吧!」想深一層,這種待「佔中」聲勢大點才去支持的想法,和那些團友「跟大隊」的做法一樣,都是不道德的行為吧?若人人都等別人行頭,等大隊出現才表態,則佔中永遠無法壯大。更糟的是,現在,反對佔中的聲音佔據越來越多傳媒空間,一旦「反佔中」成了「大隊」,則佔中運動更難得到大眾認同。

其實戴耀廷他們已多次強調,參與佔中可有不同層次,若果不願違法,可選擇「支援進行公民抗命行為的公民,但自己無須進行違法行為」。

你是否也是在等大隊出現?若果不想抗爭不了了之,也許是時候表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