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8日星期日

用Spotify聽古典


一直以來,都是用迷你Hifi和Discman聽古典音樂CD。因為興趣是「聽音樂」不是「聽音響」,所以雖然音質很普通,卻不減我的聆樂熱情。不過我家的迷你Hifi早於幾年前壞了,兩星期前,那部使用了十多年的Panasonic Discman,也因操勞過度而無法運作;一時間,家中竟然再也沒有器材可以播放CD。當然我可改用手提電腦聽CD,但未免太耗電和不環保。於是被迫正視這個「制式轉換」問題:「我是否終歸要進入電腦聆樂年代,要用iTune來買音樂file,而不能再聽實體CD?」

我想,這也是不少中年樂迷想迴避卻無法不面對的難題。想迴避,一來因為要將家中所有CD轉換成電腦檔,將是極痛苦和麻煩的事,但這還是次要。我最大的擔心,反而是整個聆樂習慣的改變。

所謂聆樂習慣是什麼回事?試舉一例。聽實體CD時,我愛一邊聽一邊翻閱所附送的解說冊子,點滴吸收古典知識或樂壇軼事。唱片不只是一首歌而已,它的附送部分,可帶領樂迷進入更廣闊的古典世界。若然將來要改用iPad之類,情況將會變成:經常瞇著眼睛、對著發出強光的電腦屏幕搜尋樂曲,而買回來的,則是光脫脫的音樂file,沒有附加資料......當然,這是我等CD支持者的偏見, 因為習慣在網上聽歌的人,會覺得一邊用平板電腦聽歌一邊上網搜尋歌曲相關資料也是一種享受,但我實在受不了累眼聆樂模式。

制式轉換這問題,後來因朋友相贈二手Discman而暫時解決,但其間,我曾努力尋找免費、合法的網上古典音樂資源。正是在這情況下,我遇上了四月中登錄香港、風靡歐美的串流音樂網站Spotify。而Spotify的體驗,令我對網上聆樂有了新想法:雖然它不太合我口胃,但網上資源豐富,可視之為實體聆樂的一種補充。

被視為iTunes主要對手的Spotify,規模真的很大:全球活躍用戶有2400萬,付費用戶有500 萬,而今年付給唱片業的版權費,更高達5億美元。其實香港也有類似Spotify的「本地貨」如MOOV,但後者的歌庫太少歌,又要付費,因此不成氣候。Spotify的聰明處,是她設有付款和免費兩個版本,免費版可在手提電腦上收聽足本歌曲,歌與歌之間會插入廣告。我登記了免費版後,第一時間測試她的古典樂藏量:在搜尋欄裡鍵入最近愛聽的「蕭邦第二號奏鳴曲」(Chopin, Piano Sonata no.2)……

結果很是驚喜!竟找到多位名家的版本,包括Pollini、Pogorelich、Kissin、Glenn Gould等。有些版本以前也沒有機會聽。雖然我是實體CD支持者,但不得不承認,這個「虛擬音樂盒」很精采,也很適合我這類愛比較不同版本的古典迷。同一首樂曲,我未必能夠或願意花錢買太多版本,而Spotify正好可以提供一些未必會買但也想聽聽的版本,和Youtube可謂異「站」同功。而若果是古典入門者,用Spotify更可省去很多時間:想知道某首樂曲是怎樣的?只需搜尋一下,便有不少版本可供欣賞。

當然,Spotify的主要target用家是流行曲樂迷,特別是習慣以電腦檔聽歌的一代。根據外國研究報告,串流音樂網站盛行,會改變群眾非法下載習慣,令非法下載減少達26%。不知Spotify這龐大的、合法的串流歌庫的到來,能否扭轉香港已經「白熱化」的非法下載音樂情況?甚至令本地唱片業起死回生?串流音樂網站,讓唱片公司可得版權和宣傳之利,樂迷可廉價或免費享受音樂,確是個雙贏方案,唯一難關可能是,這種模式長期來說,能夠收支平衡嗎?且看Spotify未來發展才有分曉。

順帶一提,李嘉誠旗下之創投基金是Spotify最早期投資者,投資額達7160萬美元。李先生的「算到盡」營運模式傷盡我們的心,或許他對串流媒體的財務貢獻,可算作一種行善積德的補償吧。

相關連結:
Spotify網站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