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星期日

媲美Oistrach大叔的Nicola Benedetti

綵排中的Benedetti
最近聽了兩場精彩絕倫的港樂音樂會,一場是蘇格蘭人氣小提琴家Nicola Benedetti演奏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由梵志登指揮。因工作之便,聽正場前還聽了綵排,坐在文化中心音樂廳D行正中感受Benedetti的澎湃氣勢。另一場也是梵志登指揮,是他的拿手好戲:馬勒一。他指揮馬勒好,是預料中事,而音樂會上半場由十八歲鋼琴家陶康瑞彈莫扎特鋼琴協奏曲,則是出乎意料的精彩!難得連華彩樂段也是陶自己撰寫的。

說回Benedetti。比起其他經典小提琴協奏曲(如貝多芬、布拉姆斯、孟德爾遜),柴可夫斯基這首特別容易令人迷上,因為它的旋律最優美。第一樂章中,兩個主題以各種面貌來回復往,加上炫技迷人又變幻莫測的第一主題變奏、奪目的華彩樂段以及昂揚激越的closing部分,都令人一聽難忘。

一直以來,被我視為此曲「終極版」的,是已故俄國小提琴大師David Oistrach的版本(曾在另一篇博文介紹過他)。這次有幸聽到25歲蘇格蘭女提琴家Nicola Benedetti的演出,竟覺得:她的演繹直可媲美Oistrach大叔!

當然現場和唱片錄音很難比較,尤其聽綵排,就像在浴室裡唱歌般,總是特別暸亮、開闊,和全場滿座時的acoustic,完全兩回事。

Benedetti特別吸引我的是其琴音:那把1717年的Stradivarius名琴「Gariel」,在她手裡發出異常暖和、潤澤、婉約的音色,比Oistrakh更像人聲,直搗心田。是的,我一直認為小提琴的聲音就應如此,而不是又尖又冷、令人無法投入的金屬音。此琴跟了Benedetti只一年,但顯然琴與人極合拍,令她發揮得很好。

除了如歌的琴音,我尤愛她的rubato(彈性節拍)。她總是將rubato「捏」到最盡,某些地方,以自由奔放的風格將拍子延展到很長很長,眼看就要由懸崖跌下去了......卻又在最後關頭接上,結構依然緊密。第一樂章在她手上,宛如萬馬於草原奔騰,一切盡在這位策馬人掌握之中,bravo!第一章最激烈的closing部分,Benedetti隨音樂大幅擺動身體(和之前來港的冷峻、理性Mutter構成強烈對比),放鬆的左手在指板上飛舞,同時又絕不忽視音樂感營造,完全進入「琴我合一」境界!

完場時,偷聽到一個母親對她的小女兒說:「嘩,真係摩打手!」雖是讚美詞,但我想這個形容沒有命中關鍵,因為Benedetti的厲害在於:除了手指移動夠快,還是徹底放鬆的;實際上是因為夠鬆,她才能夠做到超級快速的手指轉換,又因為夠鬆夠快,才可以完全不用擔心左手fingering,將全盤心思放在右手的articulation,即音樂感營造上。

按弦樂器,就是有一種手指的弔詭:既要用力按弦,又要在不按弦的當下徹底放鬆手指,否則阻礙移動。因此操練左手是最基本的。但左手搞好了,只是一隻機械手、摩打手,必須也在右手下功夫,才能成就真音樂。一般的業餘樂手,通常面對的情景是:覺得有很多音樂感覺想抒發,但技術未到家。職業樂手面對的通常是另一種困境:空有一身好本領(拉得又快又準),但對音樂的感覺不夠,有速度沒深度。Benedetti難得左手本領高,右手又充滿感情。(*Benedetti和港樂的音樂會,將於3月8日8PM和3月13日2PM,在香港電台第四台播出,有興趣不妨一聽。)

2 則留言:

  1. 多謝分享!
    我在音樂會舉行後才知到我錯過了 :\
    期待第四台的重播~

    Adam

    回覆刪除
  2. 很高興有愛古典的人看到此文!希望你也愛Benedetti的琴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