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低門檻的感動


去年初開始學鋼琴時,最大的感觸是:比起以前學習古典結他,真是輕鬆多了。鋼琴是個user-friendly的樂器,任何一個人,只要手指頭能動,他都可以輕輕敲在黑白鍵上,發出優美的琴音。他不用學習如何撥弦(如彈結他)、持弓(如拉小提琴)或吹簧片(如吹單簧管),簡單直接,用手指去按就是了。

回想以前學習古典結他,要發出美好結他聲,卻必須克服一重又一重的技術難題。

很多人以為,彈結他的最大技術考驗,是按弦時手指頭會痛。不過認真練過結他的人都知道,這並非核心問題。因為只要有足夠恒心,經常練習,手指頭很快會長出一層繭。有了繭,按弦根本不痛。
比起手指痛,手指因太過用力按弦(尤其當左手食指要同時按著六條弦線,即full bar時)而令魚際肌肉抽筋,或無力按弦而令弦聲沙啞,才是更難克服的技術問題。特別像我這類「細手一族」,full bar是絕對痛苦,卻又無法逃避。但相比起這些「左手問題」,結他最令人抓狂的技術難關,其實是右手的音色控制。

所謂音色(tone colour),指的是樂器所發出的聲音「質地」。結他以音色豐富見稱,而影響其音色的變數卻很多。右手手指觸弦的位置、指頭和弦線間的角度,以至用指甲還是指肉,都會影響音色。譬如靠近指板彈的話,會發出近似豎琴的聲音;靠近尾部橋位彈的話,則是金屬感較強的聲音。

音色變化多,本是好事,但對初學者來說,要成功在結他上發出合心意的音色,難矣。對我來說,最難還是指甲處理。古典結他多數以指甲彈奏,指甲長度和斜度多一分少一分,都會影響發出的琴音。無奈指甲天天生長,要經常將它修至適合長度、形狀和角度,是極大學問。尤其因為每個人的指甲弧度和質地皆有所不同,必須找到適合自己的指甲型,才可獲得穩定音色。在這方面,我可是一點天份都沒有。充其量,只是在練習前作一番簡單的「修甲」功夫:拿出一張已用到殘舊的幼沙紙,在指甲上來回磨幾十下,好使指甲邊沿順滑一點,不會起倒勾,因為手指甲的一點崩損或不平滑,都會嚴重影響彈奏時的流暢度。

因為「結他指甲學」沒有搞好,每次彈奏同一首結他曲,我都無法預計自己會搞出什麼名堂的音色,那種氣餒的感覺可想而知。此所以,鋼琴這款「低技術門檻」型樂器如此深得我心。隨便彈下去已有略為穩定、像樣的音色,練琴者可以將神精全面集中到音樂層面時,多麼感動!

當然,鋼琴絕對有博大精深的音色營造學問。俄國音樂家Scriabin便告誡過鋼琴學生:彈forte時不要像「掉下一串抽屜」般難聽。而被譽為全世界最偉大鋼琴家的荷洛維茲,則以變化萬千的音色廣受愛戴。不過對初學者如我,音色是暫時還未有能力和需要處理的問題。在這個階段,對音色影響最大的,絕非我的手指,而是樂器本身,因為我用的是雜牌二手琴,除了高音刺耳,踏瓣亦雜音多多,和美好音色有大段距離......

也許未來會購買音色優美溫暖的KAWAI鋼琴,但現在,唯有在彈琴時加兩分想像,把刺耳聲和雜音自動在腦海濾走,就像聽黑膠碟時自動濾走沙沙「炒豆聲」。(學琴小札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