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星期二

金錢尺


一位在外國唸書、後來回香港發展的朋友,曾經有此觀察:跟香港人聊天,通常不出三句話,就會轉進「錢」的角度。「你條裙好靚,係咪好貴?」、「你份新工聽落幾好喎,咁好唔好pay?」、「你住喺將軍澳?好吖果度,近地鐵站,遲下賣番出去會升。」

被他這麼一說,不得不承認以上都是典型的「港式對話」。就像被洗腦般,香港人不知從何時開始,腦袋被植入一把奇特的、衡量日常生活事物的尺:無論談的是一件衣服、一餐晚飯、一次旅程、新近找到的工作、為孩子報讀的playgroup、花了好幾個月裝修才打造完成的溫暖家園,我們都會很快拿出這把刻了「S加兩棟」的尺,來計算該件事物是否「值」。其實我們心裡明白,很多東西根本不能以付出或收回的金錢來判斷它「值」或「不值」,但偏偏我們就像著了魔似的,舉著這把間尺不放,令本來應該充滿生活熱誠的討論,變得市儈乏味。
譬如你的工作,可能很悶、很無謂、很不適合你的性格,但只要它薪水很高,你的朋友總會讚你找到一份「好工」,認為你很「值」得為它投放你的青春。
又譬如你的家園,可能間隔三尖八角(美其名曰「鑽石形客廳」),窗口向著沙塵滾滾的地盤,樓下一片休憩綠地都沒有,而且環保露台不准高懸衣物曬晾,窗台比一張床還大,但只要它有「豪宅」的包裝,有交通配套和名校網,將來它的價錢就會攀升。因此你的朋友總會讚你擁有一個「筍盤」,認為你人生最大的投資還是很「值」的。
因為預設了金錢是唯一的尺度,討論通常很快戛然而止,然後,大家很快將金錢之尺伸向下一個討論題目。

其實,金錢決不是唯一衡量「值」與「不值」的尺。世上還有很多不同的尺,而且尺與尺之間,並沒有互相轉換的方程式;任何一把尺,都不能由其他尺取代,遂看當時人視哪把尺最重要。譬如衡量一份工作,除了金錢之尺,還可以有以下各把尺:你每天起床後,會有幾強烈的上班衝動?你有幾多一展所長的機會?你會得到幾多寶貴的、終身受用的工作經驗?你會有幾多工餘時間?公司會有多大的倒閉風險?同事有多投契?

這些尺,說不準哪一把對你特別重要。但只理會金錢之尺,則顯然是一種偏見。

當金錢成為唯一的尺時,我們已自動放棄了千千萬萬種有趣的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