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那個」哲學問題


Jacques-Louis David, The Death of Socrates,1787.
英國著名數學家兼哲學家羅素,曾經寫過一本名為《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的普及哲學讀物,台灣譯為《哲學問題》。因中文名詞沒單數和眾數之分,「problems」被譯成「問題」。 多年前見到此書,以為書名提到的「哲學問題」,應該就是我最關切的那個哲學問題,遂認真捧讀。後來才發覺搞錯了。羅素問的哲學問題是:「知識是如何被建立起來?」原來《哲學問題》是一本關於西方知識論的入門書,羅素寫得極好,卻和我心目中那個哲學問題無關。

那個哲學問題是什麼?

它是人生最值得討論的哲學問題。或者你曾在某個生命瞬間思考過它,只是未必意識到它是哲學問題而已。

要了解這個哲學問題,先要破除對「哲學問題」的偏見。無可否認,很多哲學家問的問題,很像廢話或夢話。譬如現象學始祖海德格問:「世界為何是『存在』,而不是『不存在』?」一般人對這問題的反應是:「拜托!我已經加班好幾天,覺都沒睡好,管這些故作高深的問題幹啥?」

對沒有強烈追求真理傳統的中國人來說,海德格的問題,實在太過中產。無論答案是什麼,生活依舊營役:仍然是廿八蚊最低工資,仍然是手停口停,仍然要排長龍等公屋,仍然日日鬧爆政府……問嚟豈不多餘?

然而並非所有哲學問題都遠離群眾,很多哲學問題源於生活。以前當大學助教時,我常用一個日常例子來解釋何謂「哲學問題」--當你站在馬路前考慮是否「衝紅燈」時,其實已提出了一條哲學問題:「我應該做一個永遠遵守原則的義務論者(永遠守法不衝燈)?還是做一個以行為益處為大前提的後果論者(衝燈才趕得及準時入場睇戲,而且眼前又沒有警察)?」

簡單如過馬路,也是哲學,至於公共領域裡,關於如何分配社會利益等問題,更是哲學。自由主義?福利主義?共產主義?各種主義,若只訴諸直覺作評價,是無知;理性分析不同社會制度的好壞,就是哲學。

因此哲學問題不一定曲高和寡。而且要解答和生活緊扣的哲學問題,很多時還得靠中產的哲學問題給予靈感。譬如海德格對存在問題的解答,就給法國哲學家沙特很多靈感,促使他構思出存在主義。這宣稱「人註定是自由」的哲學流派,曾經是一代人的生活信條,模鑄著人們的生命,影響著他們每個抉擇,絕對和生活緊扣。

哲學無處不在。你一生所作的關鍵決定,都是哲學決定。有怎樣的哲學價值觀,就會作怎樣的人生決定。

相信你已猜想到我所關心的那個哲學問題是什麼。

若以哲學語言來問那個哲學問題,是這樣的:「人生於世,絕對不能丟棄的、最重要的價值是什麼?」而在日常生活裡,那個哲學問題會化身不同面貌出現。譬如工作不順時,你會問:「工作若只是為了獲取物質生活,是否值得繼續?」你問的其實是:追求豐饒物質,是否人生最重要的價值?當親人離世時,你會問:「世界沒有了至愛的人,活著所為何事?」你問的其實是:愛,是最不能失去的價值嗎?

人類世界不斷變化,但人所追問的事情卻一直沒變。早於二千多年前的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便和弟子克力同(Crito)討論過價值觀這個哲學問題。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因言論經常觸怒有權勢者,被雅典民眾在法庭上判處死刑。克力同來到獄中探望他,並遊說他逃獄。但蘇格拉底說:「人生於世,絕對不能丟棄的價值是什麼?是公義。逃獄雖能苟活,卻違背了作為一個公民對城邦的協議,是不公義的。」為了保有最重要的價值,他寧願死,也不逃獄。最後,他在獄中飲毒酒而亡。

凡夫俗子,未必有機會面對「捨生取義」般嚴重的人生抉擇,但價值取捨,是人人不能避免的大哉問。「人生於世,最重要的價值是什麼?」

愛情?事業?家庭?財富?健康?安穩?大愛?憐憫?豁達?自在?放下?你的選擇,鑄成你的生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