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星期六

香港人,點解咁仇?

曾特首推出100億「關愛基金」以緩和社會仇富情緒,成效仍是未知數,卻肯定不是解除仇富心結的治本之道。

要找出港人點解咁仇的原因,最好由不公義的社會經濟結構入手。

有人認為,仇(地產)商情緒愈演愈烈,是傳媒煽風點火,但香港人都心照:是地產財閥咎由自取。試問,若非財閥抱著「著數要搲盡、錢要賺盡」心態,用盡每一分政府慷港人之慨送贈的「可寬免樓面面積」,將樓盤「發水」得愈來愈離譜來攫取巨利,令投入畢生積蓄的港人最後只得縮水樓一間,加大堆無謂的窗台工作台空中花園會所走廊大堂等,又甚會逼到最不問世事的中產港人也大叫:「有無搞錯,你哋有無企業良心」?

仇恨、憤怒不奇怪,奇就奇在,為何今年才突然無法忍受商家佬「賺到盡」?原因之一或許是有了新的參照系統。幾個月前,Bill Gates與畢菲特成功遊說四十名美國億萬富豪,承諾捐出一半身家做善事。原來賺到盡之後可回饋到盡,從此我們對「商家佬倫理觀」有了新的想像空間。

我們所熟知的商家佬是不太喜歡捐助窮人,因為他們想像發達是個人奮鬥不懈的成果,想生活好,必須自己努力,不應該做「伸手牌」。

但一個人真的可單靠個人努力發達嗎?畢菲特有句名言:「我認為在個人財富的累積上,社會才是真正的幕後功臣。」多謙卑的說法。雖然他指的是警隊、基建、銀行系統等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但「社會」的意思可以更廣:我們不否認嘉誠哥聰明、勤力和早著先機,但若非香港過去特殊的政治環境,及由英殖時期延續至今的傾斜商界政策,一個塑膠花廠老闆,怎可能在短短幾十年變身「工廈王」,繼而進軍住宅及地鐵上蓋物業、收購和黃港燈等大機構、壟斷各行各業,最後變成世界級首富?

這一年,我們已親睹政府如何傾斜商界:長期縱容地產商以建築面積計尺價,以發水邪法狂賺錢,直至民怨沸騰、樓價高到死,才願意出狠招;立法會設分組點票機制,商家佬不喜歡的議案如最低工資,經多年排除萬難才可通過......

不過令地產財閥富可敵國的另一「幕後功臣」,其實是政府、傳媒、學者經常聯合傳頌的「自由市場」信仰。潘慧嫻的《地產霸權》詳述了香港地產四大家族如何在取得第一桶金後,將觸鬚伸至交通、零售、電力、電訊各行業。她指出,地產商之所以能肆意壟斷,獲取巨利,乃因港府過去不敢干預所謂「自由市場」、「無形之手」,一直拖延規限寡頭壟斷行為。事實上,「公平競爭法」搞了十幾年,今年才進入立法審議階段。無奈寡頭局面已成,新的競爭者要加入,談何容易?

最近有朋友看不過眼地產商操控港人衣食住行的霸權行為,身體力行「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網站至今有25,000人瀏覽,仇富指數高漲。跨行業壟斷的地產財閥,牢牢框限著我們的生活選擇和思維方式:每天由起床開燈一刻開始,我們無時無刻不在進貢財閥口袋,吃的、用的,已由財閥A、B、C替我們揀好,也等於無得好揀;最慘的是,為了層樓,不敢轉工、轉行或構想大膽的生涯規劃,生命「創意」被剝奪淨盡,恐怖!

記得幾年前,跟澳門一間馳名竹昇壓麵店的老闆聊天,得知他的生活日程如下:晨早到龍華飲茶、去公園打太極,然後上街市買新鮮食材;午後用大碌竹擀麵條四小時,至黃昏小店才開門營業。生意好極,但老闆從沒想過加長營業時間或擴展,非常滿足於每天一展手藝的寫意生活……想像老闆活在香港,能有如此餘裕譜寫生活嗎?早被貴租逼迫,由朝做到黑了。高樓價加寡頭壟斷,導致生命貧乏,這種深層次的「窮」,怎教港人不仇?政府以為讓財閥用錢「扶吓貧」就能回應、緩和大眾「仇緒」,實質如潘慧嫻所講,必須「徹底改革土地和稅收制度」,作結構性改變,才是出路。

譬如低稅率,一向被視為香港繁榮要素,但想深一層,低稅率在港可行,全靠英國人當年聰明,佔領香港後,旋即將所有土地據為官府所有;直到現在,高價賣地、補地價等非稅項收入,每年都「撐住」政府幾成開銷。因此當我們買樓、租樓時,其實已變相在繳納間接土地稅。(經濟學家稱此種「政府佔用社會公有的資產生財,以支付開支」的東西為任慕斯稅(Ramsey Tax))。普通三、四人家庭,住屋開支隨時佔總收入一半,如此說來,香港普羅市民繳的「稅」,幾可與歐洲福利國家看齊;而地產商則優先在此「稅」中抽水,出落成肥肥白白的寡頭巨獸……

一直以來,不少宗右派自由主義的經濟學家,是「低稅率配高地價」的忠實擁躉,幾年前,雷鼎鳴更提議,以賣地收入取代所有其他稅收,使香港成為無稅社會,令「自由市場」不受丁點「扭曲」。不過依我看,當市場不「扭曲」時,港人的心靈已被扭曲到面目全非了。

2 則留言:

  1. 當市場不「扭曲」時,港人的心靈已被扭曲到面目全非了……
    說得好啊,默泉,可惜許多人已習非成是了。

    回覆刪除
  2. 唉,高樓價、高租金,令不知幾多香港人忘記,生活和生命其實可以有很多alternatives...
    默泉

    回覆刪除